文化频道> 艺术> 正文

唯有北宋真性情——北宋书画瓷器艺术的"平淡天真"美

2017-02-24 15:05 来源:人民网-书画频道  我有话说
2017-02-24 15:05:52来源:人民网-书画频道作者:责任编辑:朱鹏璇

  中国最性情的知识分子恐怕都在北宋吧,比如王安石、欧阳修、苏轼等,他们做官不是为别人而做,而是为了自己的理想,所以他们非常清楚做官与不做官之间的分寸。

  宋 苏轼 《渡海帖》

  比如苏东坡就不会因为自己被下放就不做事,他要做的事情反而更多,他被贬到岭南,觉得那里的荔枝很好吃,就写一篇洋洋洒洒的文章,告诉人家荔枝多好吃,这意味着他并非完全为了政治而活。

  宋 佚名 《离支伯赵国图》

  宋朝最可爱的部分就是它不像唐朝,在唐朝一切东西都要大,而在宋朝可以小。小不见得是一个没有价值的东西,雄壮是一种美,微小也是一种美,没有人规定雄壮的美会影响到微小的美。

  《草虫瓜实图》

  瓜上面有一片叶子,上面那么小一个蚱蜢停在叶子上,画得那么美,很多人都在那里盯着那个草虫看,一个小小的昆虫也是生命的一种美。

  唐《明皇幸蜀图》

  唐诗里能让人看到“小”的东西不多,一看都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你看到“长河落日圆”,你就不一定看得到微小的昆虫。可是宋朝是可以静观万物的,  静观万物是因为你有了对自己生命的信心,你可以看到生命来来去去,你有更大的包容心,你不去比较和分辨。

  宋 赵佶《芙蓉锦鸡图》

  宋 范宽《溪山行旅图》

  那个时代既有范宽在画大气魄的山水,而同时又有花鸟画家在画一些非常小的虫,而它的大和小都是一种宇宙世界,当然这个背后有一个非常深的理学。

  宋 夏圭《坐看云起》

  宋 崔白《双喜图》

  喜欢北宋的知识分子,是因为他们活得最像人。这么说或许不准确,但历史上的知识分子确实鲜有真实做自己的,一直是在政治文化的漩涡里,被扭曲、被搅合,再也回不来。而北宋的知识分子可以回来做自己,这种自我的释放使宋朝的艺术创造力产生了一种“平淡天真”的美,宋朝的美学最喜欢讲的词叫“平淡天真”,就是不要做作,也不要刻意,率性为之。

  宋 汝窑 天青水仙盆

  唐 褚遂良《倪宽赞》

  北宋人写字不像唐朝人那样规规矩矩写楷书,他们可以随意,写错字就点一点,再改就好了。没有人规定一个伟大的书法里不能有错字!

  宋 苏轼《寒食帖》局部

  所以,《寒食帖》里错字可以存在,他觉得错了为什么一定要再写一次呢?生命里面的错误让别人看到会这么难堪吗?

  黄庭坚《松风阁诗帖》局部

  这个字写错了,在旁边补上一个字,这些在北宋的书法中都出现了,所以黄庭坚、苏轼的书法里充满了涂改的部分,书法的美学因此改变,从一个正式的规格变为真性情的流露。

  宋 赵佶《风雨牧归图》

  所以说艺术是可以看到艺术家的真性情的,艺术家的真性情里面是什么,作品透露出来的就是什么。其实,艺术也本就是这么一件简单的事。

[责任编辑:朱鹏璇]

[值班总编推荐] 死亡率如患癌的托养中心该彻查

[值班总编推荐] 乌苏里江畔唱新歌

[值班总编推荐] 俄美关系的变与不变

手机钱柜娱乐老虎机

钱柜娱乐老虎机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钱柜娱乐老虎机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钱柜娱乐老虎机邮箱 | 网站地图

钱柜娱乐老虎机版权所有

  1. 光明日报客户端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