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昌俊

西安运政是第二个平度交通局?

  据媒体报道,近日一位名为“陕西新闻记者”的微博认证用户发布的一条消息引发关注。消息称顺风车司机@LP罗盘在接订单时,遭遇了被西安长安区运政人员扣驾照、扣行驶证、扣车的多重执法行为。

  按照事后顺风车司机赵师傅向媒体的反馈,自己14日在滴滴平台上接到一个从西北大学现代学院去往曲江的顺风车订单,刚刚接上乘客,还未开始行程时,就遇到了一批长安区运政第四大队执法人员。先是扣押了自己的驾照和行驶证,之后再由两名运政人员开车载自己开往了集中停放扣押车的停车场。而在去往停车场的过程中,运政人员还暗示自己可以赶快“找关系”。后在赵师傅表明自己并无关系可找的状况下,对方提出可以交纳5000元私下解决。

  目前长安区运政第四大队的相关人员已主动联系赵师傅,归还了驾照和行驶证。但要求赵师傅出具一份“并未索要5000元的声明”,还是给人“此地无银三百两”之感。即便抛开是否存在私了一事的争议,西安运政部门的这一执法也明显具有太多的可疑之处。

  首先,顺风车不属于交通部所规定的网约车的范围,不具有营运性质,《西安市私人小客车合乘指导意见》也已明确规定,私人小客车合乘,也就是大家熟知的顺风车,属于双方自愿的民事行为,不属于经营性客运活动。那么,以非法营运为由对顺风车进行执法处罚显然缺乏法律依据。

  其次,网约车不同于以往的所谓“黑车”线下揽客的模式,车主与乘客的“交易”都是在线上完成,那么在未经任何取证的情况下,西安运政人员又是如何实现“精准执法”的?这不得不让人想起前段时间媒体报道的,山东平度市交通局与社会人员合谋对网约车进行“钓鱼执法”的事件。西安运政是否真的是第二个平度交通局,当地相关部门恐怕有必要进行调查回应,方能平息外界的质疑。

  再者,根据交通运输部《道路旅客运输及客运站管理规定》等法规,即使构成非法营运,也只能没收违法所得,进行罚款,而不能扣留车主的驾驶证和行驶证。事件曝光后,运政人员主动联系赵师傅退回相关证件,可说明应是意识到了执法的不当。但既然已经承认执法违规了,仍只是简单退回证件,显然难以服众。“知法犯法”式执法,理当追责。

  对于扣除顺风车一事,长安区运管所回应称,大学城周边正在专项整治,发现网约车一律按非法营运认定。虽说西安网约车细则仍未公布,但在国家层面已对网约车进行合法确认后,地方仍对网约车“一律按非法营运却认定”并处罚,也多有不妥。一方面,这一做法违背了交通部等多部门对网约车的开放管理精神,另一方面,西安方面迟迟未对网约车细则进行正式公布,在客观上使得网约车的合法地位未能得到及时确认,为交管部门的可疑执法预留了空间。

  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网约车细则都已经开始正式实施,西安网约车细则为何如此难产,又到底卡在哪里,相关方面也有必要给社会一个明确说法。此前西安网约车政策征求意见稿被曝比一线城市的要求还高,引发争议,难道目前的难产与此有关?但不管怎样,理性与负责任的做法也应该是顺应市场和民意来修改意见稿,降低网约车的市场门槛,尽快促成细则落地,而非不明不白地拖延。因为晚一天让网约车的“合法化”变为现实,网约车所面临的“合法式伤害”的阴影就多一天。(朱昌俊)

[责任编辑:陈城]

手机钱柜娱乐老虎机

钱柜娱乐老虎机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钱柜娱乐老虎机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钱柜娱乐老虎机邮箱 | 网站地图

钱柜娱乐老虎机版权所有

  1. 光明日报客户端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