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科停诊医生都去哪儿了 儿科建设为何步履维艰

2018-01-12 08:05 来源:北京晨报 
2018-01-12 08:05:39来源:北京晨报作者:责任编辑:李然

  1月8日,天津市海河医院“儿科停诊通知”在微博、微信朋友圈热传。通知上说,尊敬的患者/家属:因我院儿科医生超负荷工作,目前均已病倒,自今日起儿科不得不停诊,何日开诊尚不能确定……

  析理停摆尴尬需要对症下药

  诚然,病魔袭来,医生同样不能幸免。但作为三甲医院,儿科医生如此稀缺,又何以长期应对超高的门诊量。换句话说,倘若儿科医生并非区区3名,即便偶有人染病,也断不会出现今日之全科“停摆”。由此可见,压垮医生的,除了疾病,更有超负荷带来的身心俱疲。而其背后,则是“儿科医生荒”的不争现实。

  据《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显示,目前我国城市每千名儿童拥有儿科医师数为0.57人,农村为0.47人。而按照《健康中国2020战略研究报告》“到2020年每千人口拥有0.69名儿科医生”的目标,目前儿科医生缺口已直逼十万大关。尤其随着“二孩”生育高峰期的到来,儿科医生将更显紧缺。缺口不小,“补缺”更不易。据统计,全国医学院校每年仅能培养1800余名儿科医生。但就在这本就不足的“后备军”中,还不乏有人“临阵退缩”,更别说近年来屡有辞职的儿科医生。究其原因,正是缘于儿科的“不受待见”。说穿了,无非认为儿科医生工作强度、风险系数与收入不相称所致。

  故而,破解“儿科医生荒”需要“对症下药”。首先要让儿科医生“收入与付出成正比”。譬如,既然儿科的付出超过其他科室,自然收入也要同步体现。至于儿科潜在的医患矛盾,则需要用双方的包容来化解。譬如,面对静脉血管极细且手脚乱动的患儿,再有经验的护士,也不敢保证扎针时孩子不哭不闹。故而,此时的患儿亲属,切莫因疼惜孩子迁怒于医护人员,而要怀感恩之心尊重和相信医生。反之,对于患儿亲属的焦灼感,医生则同样应以医者仁心来回应。

  无论如何,“儿科停诊”的一幕不能总是上演。值得期待的是,国家将采取系列措施,加快对儿科后备人才的培养,希望相同的尴尬不再出现。徐甫祥

  警示及时补缺以防愈演愈烈

  据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对多个医院进行的抽样调查数据显示,儿科医生的人均日门、急诊量达到每个医生50~60个儿童,高峰时逾百人。这种超负荷,不仅体现在劳动强度上,更体现在心理上。

  从学科角度来看,儿科医生因为技术手段少、开展研究不易等特点,在行业内不被重视,被称为“小儿科”医生。中国儿科界现状是,有经验的儿科医师变得越来越少,越来越多的医科学生拒绝选择成为儿科医师,大多数学生甚至宁愿退出医疗行业也不愿成为一名儿科医师。

  有数据表明,随着“全面两孩”政策的推开,未来几年内,每年将新增约300万名儿童。倘若不尽快补齐儿科医生紧缺短板,几年之后,类似天津“儿科停诊”的情况,可能会愈演愈烈。从这个角度来说,儿科医生资源的配备,关乎两孩新政实施和经济社会发展。

  要解决这一问题,具体来说就要改革薪酬制度,医疗收费体系要更多注意儿科在人员成本与处置费用上的特殊性,可以考虑提高服务性收费,降低药品加成;建立与儿科医生工作量匹配的绩效考核体系,在财政资金上给予更多的倾斜与支持,努力提高儿科医生的待遇。

  改革晋升制度,也是一项重要的措施,儿科医生的职称评定,要放宽在论文、科研、教学上的要求,更多视临床能力与表现而擢拔。同时社会也要对儿科医生有更多的包容。患者和医生之间也应相互理解,相互信任。

  尤为重要的是,加强人才队伍建设,迅速扭转儿科医疗人才紧缺局面。相关部门应重新考虑建立完善儿科人才培养体系,建立多层次培养格局,当务之急是改革招考制度,可适当放低考试录入门槛。

  廖海金

  质疑儿科建设为何步履维艰

  作为当地一家大型三级甲等综合医院,而且还是以治疗呼吸系统疾病为主的集医疗、教学、科研为一体,其儿科坐诊医生竟然只有区区的三名,仅仅一个还算常规,并不算反常冬季的到来,就让该院儿科不堪重负、“轰然倒塌”,如此高级别的医院儿科门诊建设尚且如此不给力,更薄弱的基层医院等,儿科门诊建设就更让人担忧。

  此前,关于我国儿科医疗资源建设不给力、分布不均衡,无法满足社会需要的现实,屡屡遭受舆论的诟病。也正为此,我国各级各地政府和卫生、医疗部门对此都非常重视,并不断强化和加大儿科医疗资源建设和供给,基层儿科就医难得到初步缓解。这种情况下,此次当事医院还出现如此明显的儿科门诊建设不给力,的确值得、亟须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