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草不生的邦达兵站竟能种树种菜

2017-02-23 09:19 来源:解放军报  我有话说
2017-02-23 09:19:08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责任编辑:丁玉冰

  邦达兵站,坐落在海拔近5000米的怒江山上,号称川藏线海拔最高、冰冻期最长、条件最艰苦的兵站。在这寸草不生的地方,官兵们克服重重困难种树、种菜,现如今,邦达兵站的土地上每年都会绽放出迷人的新绿。真实的兵站生活到底有多苦,兵站人是如何挑战极限的?

   邦达兵站

  邦达位于昌都地区三江流域,四周都是高山深谷,中间则是方圆80多公里的高寒草原。邦达兵站,坐落在海拔近5000米的怒江山上,号称川藏线海拔最高、冰冻期最长、条件最艰苦的兵站。

  时任川藏兵站部政治部主任左西南、康定大站政委肖勇先后在这里任职和帮带。两人不约而同和我说起一件事,就是在邦达兵站种树。一群人,守着一座兵站,除了为执行运输任务的汽车运输部队服务,一到冬季和雨季,除了必要的操课之外,就是上山打柴,然后把一个个的硬木头劈开,摊放在山坡上,风吹干后,再抱回院子里放起来,冬天用来做饭和烧炕。2004年之前,川藏线上大多数兵站,都还比较落后,土窝子和干打垒房子大都是当年张国华、乔学亭等率领的筑路部队留下的。冬天气温零下50多度,睡床板,不要一夜,就把人从里到外冻透了。

  刮风时候,土尘跟水一样,强行往五官里面挤;夏天大概是最好的,但时常有惊雷在头顶炸响,暴雨好像天河决堤,敲得人头发都像是透明的。

  从建站起,邦达兵站就是一个不毛之地,几乎寸草不生,种活一棵树更是难上加难。曾经有一个战士,喜欢养动物。有一年,他休假回来,到雅安买了4头小猪,跟着上线的运输部队到了巴塘,以前在笼子里乱啃乱叫的小猪忽然安静下来。再辗转到邦达,他把小猪放在屋里养,晚上放在自己脚底下。可小猪们一个个像是被催眠了一样,眯着眼睛,只是发出类似地鼠一样的吱吱声。第二天一大早起来,一只小猪死了。他抱了好久,才拿着一把铁锨,到外面把小猪葬了。一周后,那3只小猪也先后死去。那战士躲在房间一天一夜,谁叫也不出来。

   2004年,邦达兵站修建了保暖房,并顺利入住。这一年,肖勇到邦达兵站任教导员。对于这里,他再熟悉不过,当年,他从昆明陆院毕业后,就被分配到邦达兵站。肖勇是个才子,当兵时候就喜欢写一些诗歌。正因为诗歌,他和远在新疆哈密的女孩相识,二人书信往来,一年后就转为恋爱关系。

  两人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可女方父母反对的态度比巴旦木的外壳还硬。可是,父母再反对,也阻止不了两个年轻人绵如江河的情意。肖勇的私心是,毕业了,就留在雅安,和心爱的人结婚,过小日子,没想到自己被分到了邦达兵站。肖勇整个人一时被困惑和无奈的情绪笼罩,甚至想到了就地转业。这当口,肖勇收到了女朋友从新疆寄来的信。她在信中说:不管他在什么地方,她都会和他在一起。并对肖勇说:“当兵的,就要听命令,人人都想留在好地方,那不是乱套了!”

  第二天,肖勇就乘上飞机。到邦达机场,坐了四五十里的拖拉机,又步行十几公里,到邦达兵站报到。一年后,女友从新疆来到雅安。他们就在当时的雅安兵站土房子里举办了婚礼。钱是干部战士你十块我五块地凑起来的,一共八百多块。说起这段往事时,肖勇眼睛里全是泪水,语气哽咽。他说:“我对兵站有感情,这些战友,不管是牺牲的,还是离开的,继续留在这里的,他们都是我感恩的人!”

  再次去邦达兵站任教导员,已经是十多年以后了。面对修建一新的营房,肖勇心情舒朗了很多。光有房子的兵站不像个家,更不像营区。有一次,他在一户牧民家院子里,看到几棵柳树,虽然低矮,但也是一道风景。肖勇心想,他这边能种活柳树,兵站为什么不能?

  第二年春天,肖勇给院子里有柳树的藏族老乡送了一袋面粉、一袋大米,请求从柳树上折几根树枝。老乡爽快答应了。肖勇带着战士先松土,又到附近的羊圈里挖了一些土,再用水浇灌一遍后,把折来的柳树枝插了进去。夏天快过完的时候,独有一根柳枝长出了新叶,其他则干枯了。尽管如此,这就是成功。一下子解决了邦达兵站种不活树的“历史性难题。”

  第二年,肖勇又如法炮制,到夏天,又有几根柳枝成活。有了柳树,也便有了一片小小的绿荫。这一年秋天,川藏线又是一阵繁忙,物资运输进入了新的高峰期。9月份以后,暴雨减少,泥石流、塌方比夏季时候少,正是完成上级任务的大好时机。第一批车队到达后,时任川藏兵站部政治部宣保科科长的左西南也到了邦达兵站,他的任务是下基层帮带。一上来,左西南就看到了院子当中的新柳树,满眼新绿,也满心惊讶。

  深秋,气温骤降,整个川藏高原呈现出一种肃杀气氛。左西南对肖勇说:“你们能把柳树种活,也能种蔬菜吧。”川藏线上,几十年以来,官兵吃得最多的食物是盒装罐头、腌制的肉制品、咸菜和压缩干粮,只有在春秋两季,才有上线的车队带些蔬菜上来。可几天后,再新鲜的蔬菜也都成了蔫的和烂的。官兵们常年吃这些东西,吃得想吐,满身都是罐头和烂菜叶的味道。

  说干就干,趁着大雪还没降临,土地还没有冻结,左西南和肖勇带着战士们在兵站一侧抡起镐头,铁锨紧跟而上,两天时间,挖了一片小田,然后弄来塑料薄膜,搭在棚子上,翻耘了好几遍。左西南和肖勇亲自刨坑撒籽,他们种韭菜,还有小白菜。菜籽埋进去第二天,左西南和肖勇就去看。两人蹲在大棚边儿,一边抽烟一边盯着泥土看。看了一个星期,泥土还是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到第10天凌晨,左西南睡到5点钟就醒了。起来在兵站转了一圈,抱着一种侥幸的心理,到大棚,打着手电一看,竟然有几个绿色的东西,像是针尖一样从泥土中刺了出来。

  左西南大叫一声,撒腿就往宿舍走,边走边喊说:“肖勇,你快起来!”肖勇早就醒了,听到左西南的喊声,赶忙穿衣起来,出门,跟着左西南到大棚一看,哈哈大笑说:“这叫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战友种菜,心诚则成!”两人调侃了一阵,像小孩一样,走到院子里,把所有人都喊了起来,让每个人都去大棚看看。

  从种树到种菜,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原先一毛不拔、寸草不生的邦达兵站蓦然有了绿色,也有了可以在冬天的罐头和腌菜当中加点绿色的自产蔬菜。现如今,邦达兵站的土地,每年都会绽放出迷人的新绿……(杨献平)

[责任编辑:丁玉冰]

[值班总编推荐] 重新评估景区的评级管理

[值班总编推荐] 王阳明的人生与学问

[值班总编推荐] 黑山加入北约加剧地区紧张

手机钱柜娱乐老虎机

钱柜娱乐老虎机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钱柜娱乐老虎机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钱柜娱乐老虎机邮箱 | 网站地图

钱柜娱乐老虎机版权所有

  1. 光明日报客户端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