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察兵被赞火炮神眼 冒险爬上70多米高风力发电车

2017-03-14 13:47 来源:解放军报 
2017-03-14 13:47:04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责任编辑:丁玉冰

侦察兵被赞火炮神眼冒险爬上70多米高风力发电车

  侦察兵曲传良

  火炮神眼

  赵军顺 杨 磊

  狭小的侦察车舱内,马达的轰鸣声混着刺鼻的油烟味,让一路颠簸的曲传良头晕目眩。他强打精神,紧盯着显示器上忽明忽暗的绿色光点。

  “嘀、嘀!”一阵急促的信号声响起,曲传良心里一个激灵,“目标锁定了!”只见他双手在键盘上运指如飞,一组组目标信息迅速流转至指挥系统。

  “一个不落,全部正确!”看着传来的数据精准无误,连长王帅激动不已,“有曲传良在,咱火炮就像长了眼,指哪打哪!”

  侦察车舱门打开,只见一个面容黝黑、目光灼灼的四级军士长箭步跳了出来。他就是西部战区陆军某炮兵旅的侦察班长曲传良。不同于其他兵种的侦察兵,炮兵侦察兵在战场上主要担负着为火炮指示目标、校正偏差等任务,是炮兵火力发挥的关键。

  “我们侦察兵就是火炮的眼睛,在战场上必须不惜一切代价精准锁定目标。”

  去年实兵对抗演习,曲传良所在红军炮兵群对蓝军火炮阵地进行火力打击,由于蓝军防守严密,多数前出侦察的小分队无功而返。一时间,红军进攻受阻。

  “侦察不到目标,我们的火炮就是瞎子,还怎么打!”环顾四周光秃秃的戈壁滩,多次靠近蓝军失败的曲传良内心变得焦躁起来,稍微高点的地方都被蓝军重兵把守着,爬上去无异于自寻死路。

  风呜呜地吹着,不远处一大片风力发电车滴溜溜转得飞快。曲传良闪过一个大胆的念头,“这么高一定能看到目标!”他弓着腰朝着最近的一架风车摸了过去。

  风力发电车高70多米,和20多层大楼一样高,里面一条黑漆漆的管道直通风车顶。曲传良双手紧拽爬梯,噌噌爬了上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数门蓝军火炮,让他兴奋不已。他迫不及待地拿出观测仪锁定目标。

  蓝军火炮冒起阵阵浓烟,曲传良心头一阵窃喜。然而,随风摇摆的风车却让他心头一凛:竟连个借力的地方都没有,要是稍有不慎摔下去……想到这,一股无法抑制的恐惧把他紧紧裹住,顿时感到血液倒涌、心脏紧抽。他萌生了一丝怯意,是走还是留?走了固然安全,但火炮却变成了瞎子。

  这时远处烟尘滚滚,数门蓝军火炮疾驰而来。“战士就该迎着刀锋前进!”他迅速调整器材,眼睛透过十字刻线紧紧盯着目标的行进轨迹,提前算出狙击点后,目标相继被毁。就这样,连续两天一夜,他就像精准的雷达一样,一遍又一遍捕捉着可能出现的目标。

  因为上来时通道狭窄,为了带齐观测器材,仅带的一瓶矿泉水和几块巧克力也早已告罄。白天烈日炙烤、晚上冷风吹,让他吃尽了苦头。

  “练兵打仗,不吃苦怎能练成精兵。”极度透支的身体让曲传良恍惚间想起了前些年的一次实弹射击,当时为了检验每门火炮的射击精度,他们逐门炮对目标进行射击。100多门火炮一打就是4昼夜,他负责指示目标就在观察所趴了4昼夜。担心器材乱动影响精度,就寸步不离守在一旁。炮弹一发接一发越打越准,他也在反复练习中提高了技艺。

  入伍13年来,曲传良先后6次创破旅计算器成果法、计算盘整理交会成果记录,并保持着定向越野的记录至今,荣获三等功3次,全军优秀士官人才奖一次。

  天色微明,空中飘起细雨,红蓝双方进入最后的比拼。透过雨雾,曲传良看见不远处数门蓝军火炮列阵驶来,“雨水迟滞了火炮的行动,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风车在风雨中晃动着,趴在战位上的曲传良却一脸淡定,嘴角上扬轻声笑了起来。

  不管蓝军火炮怎么隐蔽伪装,每次稍有破绽露出,就会被曲传良紧紧抓住。演习结束,曲传良累计传回200余条目标信息,红军战果喜人。

  “猎鹰!回巢!”电台里传出撤回的暗语,曲传良顺着管道小心翼翼地钻出风车。双脚踩在地上的那刻,他浑身一软瘫在了地上,“为打赢,怎么做都值得!”

  雨歇云散,演习已经结束了,但曲传良的任务却仍在继续。几个月前,新式侦察车列装部队,他又一心铆在训练场,战友都说,“曲班长看到新装备,眼睛都冒光……”(图片摄影:马晓亮)

  心声

  为炮弹装上眼睛

  曲传良

  炮兵侦察,差之毫厘,就会谬以千里。快速精准的锁定目标,就是我的职责使命。不论是演习还是实战,哪怕环境再危险、任务再艰巨,只要能胜利,我都会不惜一切代价誓死完成任务。

[责任编辑:丁玉冰]

手机钱柜娱乐老虎机

钱柜娱乐老虎机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钱柜娱乐老虎机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钱柜娱乐老虎机邮箱 | 网站地图

钱柜娱乐老虎机版权所有

  1. 光明日报客户端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