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新《国家安全战略》说了什么

2018-01-05 08:59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01-05 08:59:05来源:中国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孙佳涵

   2017年12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向国会提出了他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这是特朗普风风火火个性的典型表现,也与以往新任总统至少在任职的第二年、第三年才推出此类报告迥然不同。

   美国总统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由总统的国家安全团队撰写、总统签署,虽不具法律效力,却显示了总统在国家安全领域的施政意图与目标。特朗普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为其军事和外交政策、国防开支、贸易谈判和国际合作擘画了蓝图,他将保护国土安全、促进美国繁荣、以实力维护和平和彰显美国影响力,定位为支撑国家安全的四大支柱,也就是其《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所要达成的四大目标。

   为达成上述目标,特朗普宣称:“我们的新战略以有原则的现实主义为基础,以我们的国家利益为核心,植根于我们永恒的价值观。”笔者认为,特朗普所说的美国“核心利益”即上述四大目标;“原则”即以民主、自由为标榜的美国意识形态,以及特朗普自竞选以来就开口不离的“美国优先”;“现实主义”主要包括军事优势和经济繁荣。

   在“需要更新的能力”清单中,《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列出的第一项即是“军事能力”:军事能力是美国影响力竞争中的核心组成部分,联合武装力量展示美国解决问题和实现承诺的能力,这种能力就是在任何貌似有理的冲突中,对抗和赢得任何威胁美国核心利益的挑战。这份清单的其他内容包括国防工业基础、核力量、外层空间、网络空间和情报能力等。

   对于获得军事优势的途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认为:包括使美军拥有杀伤能力远远超过战胜对手所需的武器系统;消除傲慢的官僚主义,在尽量减少代价和更加有利于美国人民的基础上,毫不迟疑地向武装部队提供所需装备;为保护美国的核心利益,军队必须拥有足够的规模,为实现现代化和确保美军随时应敌,美国将扭转最近以来削减联合部队的做法;保持美军随时应敌并确保美国核心利益的能力,美军必须在训练、后勤和维护方面提高标准;保持美军在全维空间——空中、海上、陆地、外层空间、网络空间——阻止和击败任何威胁美国利益的对手的能力。

   而经济繁荣,既是在全球保持美国影响力和美国实力的经济基础,也是特朗普野心勃勃的“重建美军”计划所需大量军费的经济基础。

   在特朗普这份长达68页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对中国的军力增长尤为重视,并将其视作对美国全球霸权的“威胁”。特朗普《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认为,中国“正建立仅次于美国的装备精良的军队。它的核武库不仅不断增长,而且日益多样化”。“中国挑战美国的权利、影响和利益”。

   总之,特朗普认为,中国的崛起挑战二战之后以美国利益为依归而确定的美国霸权体系。在这里,特朗普选择性地无视这样一个事实,即二战后的两极世界格局,早就因为美国对苏联和华约集团国家和平演变的成功,已经被美国自己颠覆得天翻地覆了。

   特朗普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认为,中国“在部署军力,以便在危机出现时对美国实行区域拒止,在和平时期限制美国在关键商业区域的自由竞争。总之,他们在夺取我们的地缘政治优势,试图根据他们的利益改变国际秩序”。“中国正在发展先进的武器和能力,这将威胁美国关键的基础设施和指挥控制体系”。

   对此,特朗普声称,“美国必须做好准备,提高美国的竞争能力来迎接挑战、保护美国的利益、推进美国的价值。”《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列举的对策包括:“我们将扩展与印度的防御和安全合作。美国将重新建立与菲律宾的联盟关系,强化与新加坡、越南、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以及其他相关国家的伙伴关系,帮助他们成为美国的合作伙伴。”

   另外,《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与中国相关的部分,还包括“加强导弹防御”:“美国正在发展分层导弹防御体系,旨在对抗北朝鲜和伊朗的导弹威胁,以保卫我们的国家。这个体系包括发展在敌方导弹发射前将其击败的能力。提高导弹防御能力并非要打破战略稳定,或破坏与中俄之间长期战略关系。”这一说法显然与现实自相矛盾,美国在韩国部署的“萨德”导弹防御系统,不仅打破了地区战略平衡,招致中国和俄罗斯的坚决反对,甚至在韩国也引发了民众的大规模抗议。

   与此前美国总统提出的类似文件相比,特朗普这份报告对中国的指控尤为严厉,无论是对中国的定位还是声称要采取的对策,都让人感觉到冷飕飕的寒意。对此,我们要冷静判断形势、客观分析问题,既不能无视特朗普报告的严厉措辞所传递的信息,也不能被其咄咄逼人的气势所迷惑或者激怒。

   事实上,美国一直以来就把中国的崛起在某种程度上看作威胁,这并不会因为其言辞的风格不同而改变。奥巴马2015年所发布的任期内第二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渉中国部分就显示出“柔性”的特征。例如,“我们与中国的合作范围前所未有”“美国欢迎一个稳定、和平与繁荣的中国的崛起;我们寻求与中国发展建设性的关系,促进亚洲和世界的安全和繁荣”。可是,我们清楚地知道,在这些漂亮言辞的背后,奥巴马正将他旨在遏制中国崛起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向印度洋拓展,这些努力成为特朗普推进“印太战略”的重要基础。两人的风格或许不过是“伪君子”与“真小人”的区别罢了。

   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特朗普《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的很多承诺与目标,实现起来并非易事。2017年以来,美军太平洋舰队事故频发,其中固然不乏军纪松弛和部队作风受到腐败侵蚀等原因,但也客观提示,美军装备可能到了需要大规模更换的节点。“麦凯恩”号、“菲茨杰拉德”号驱逐舰等因为撞船事故被严重损坏,无疑会影响美军太平洋舰队的作战能力。而为西太平洋地区建造新的海军装备则需要天价军费。

   美国2018财年的军费开支已经达到创纪录的7000亿美元,特朗普信誓旦旦地承诺“满足军队人员一切所需”,因此,不排除美军军费继续飙升的可能。但问题是,特朗普推出的大规模减税政策,能否吸引美企和美元大规模回流美国,如愿实现特朗普“薄税多收”的期望,从而为军费提升奠定基础,这一切还是未定之数。如其不然,仅财政平衡就会成为特朗普政府挥之不去的梦魇。因而,特朗普能否达成和在多大程度上达成其战略目标,也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吴敏文 作者单位:国防科技大学信息通信学院)

[责任编辑:孙佳涵]

手机钱柜娱乐老虎机

钱柜娱乐老虎机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钱柜娱乐老虎机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钱柜娱乐老虎机邮箱 | 网站地图

钱柜娱乐老虎机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