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林立在汶溪边

2017-03-17 03:45 来源:钱柜娱乐老虎机-《光明日报》 

  作者:浦子

  双林村长在大山的一条褶皱里。大山叫茶山,是浙东宁海的一座名山,山上长“宋茶”,以前为朝廷贡品。山上流下清冽冽袜带似的一条小溪叫汶溪,整整十华里,流向象山港入海。溪水潺潺,草木葳蕤,花乱蝶舞。

  双林村的村民说,山沟两边,一年四季长满了可供吃的东西。冬日里,竹林里有冬笋可掏,野木耳沾着晨露款款展开,被冬雪饿扁了肚子的野猪拱了这里,又拱开另一处。春日里,一场雨过,满地都见春笋挺起,角麂鸣叫着在寻找配偶,麦子成熟了,洋芋掏了,家家锅里下煮洋芋羹上蒸麦糕。夏日里,满山遍野的果子,栗子爆裂了待你弯腰去捡,溪水中的鱼一团一团在集中游行,调皮的孩子下水忘记了脱裤子,就有鱼呀虾呀钻进裤裆里。秋日里,南归的大雁在这里落脚戏水,地里的番薯一个个笑裂开来,一锄下去,一嘟噜一嘟噜的。苞芦(玉米)熟了,放在火上烤锅中煮都好吃。一年四季都有野菜可挖,采蘑菇得在雨后,抓田螺得在夕阳时,当地有一句俗语:日头扛岗,田螺拜堂。

  明代大儒方孝孺是汶溪下游最有名的文人雅士,他在南京朝廷里做了大官,仍然思念他的家乡,把汶溪边林子里的杜鹃作为乡愁的寄托:“不如归去,不如归去!……忆昔在家未远游,每听鹃声无点愁。今日身在金陵土,始信鹃声能白头。”

  连朝廷大臣都念念不忘的地方,自然是好地方。双林的祖上林姓氏族是元朝末年从福建迁来此地定居的,于是有了麻车和外山头两个村庄。2006年,两个同宗同姓的村才合并成双林村。林姓氏族在这里一住就是七百多年不挪窝,是因为这里是一只蜜窝窝。如今,这个甜美的梦依然在延续着。

  我住县城,空气也算新鲜,可是每一次来这里,都觉得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看着从一辆辆大巴下来的客人,他们一个个夸张地张大嘴巴。我问,为何?同行的人答,吸氧。这里吸一口,等于城里吸十口。洞中方一日,山下已一年。这里就是仙界啊。

  村民们在摸透城里客人的喜好后,让冬天来的客人们上山去,告诉他们冬笋生长在竹子的阳面,因为有阳光照着,地下的笋芽才会生长。冬笋掏到,野木耳也顺便采到,时时还能发现野猪的粪便。村民告诉客人,野猪不会轻易攻击人类。春天的客人听到一阵兽鸣,以为是鹿,村民告诉他们,这是角麂,鹿科动物,食草,其肉鲜美,但我们一般不会捕捉。夏天,客人看见清冽的溪水想要下去,村民说,莫惊了溪中鱼。客人笑笑,不下溪,就在溪边的石头上翻翻。呵,蟹!胆大的城里人去捉,被蟹螯钳住了手指,哟哟叫着,脸上仍然笑着。更有客人晚上打着手电去捉山蛙,手电光中的山蛙一动不动任人去捉。秋天里常常有篝火晚会,村民们唱着汶溪特有的山歌民谣,山外的客人乐得竖起大拇指。一个冬日,来自西班牙等十二国的客人,对村民家的石臼感兴趣,村民就在第二天蒸上米粉,让他们在石臼上捣麻粢。

  有个客人在除夕来到村里,看着到处悬挂着红灯笼,与农家一起打糖划糕炒花生蚕豆,闻着香气,听着花生蚕豆在锅里的噼啪声,流出眼泪来。他说,我想起了我的母亲和奶奶,我找到了回家过年的感觉。这个地方正月十四过元宵八月十六度中秋,村民向客人讲述了有关传说,都与孝道和爱国有关。客人们吃着正月十四的汤圆,觉得这里的汤圆要比别处的甜。客人们看着八月十六的月亮镶嵌在山沟里,觉得要比别处看到的中秋之月更大更圆更亮。

  菜是土得不能再土的菜:山上长,地上挖,溪里抓,屋边养,酒是番薯酿造烧制的,名为土烧酒,俗名“枪毙烧”,意为辣口,一口下肚,如子弹的炽热从喉咙穿过。

  其实,从老村庄,到新村庄,双林经历了一场痛苦的蜕变。这一晚,喝了“枪毙烧”后,我听到了许多村民的心里话。“没有村支书,没有上级政府,就没有今天的双林。”村支书就是1955年出生1994年入党的林光成。

  改革开放后,山外工业文明的发展,促使山里人外出打工,那时候的双林,人去屋破,没有半点生气。村民渴望有智慧的能人带领大家脱贫致富,就把眼光瞄准了他。林光成18岁就外出做木匠和造船匠,是村里最早的“万元户”,之后,回家乡汶溪周创办企业,牵头扶贫结对长街镇的一个落后村。他想,我每年出资向外扶贫,也该扶扶自己的乡亲。他先后担任了外山头自然村和双林行政村的支书。十多年间,他自己出巨资,先是让处处“席爿遮楼窗、酒盅当屙缸”的外山头村进行彻底的改造,让家家户户住上了新楼房。任职双林行政村后,自己继续出资,加上多方努力,也让原麻车自然村的村民都住上了新楼房。农家别墅一幢幢树立在汶溪边上,成为一道亮丽的景观。

  可是,有了新楼房的双林村仍然门可罗雀,为了让村民回村,林光成想了很多办法,包括把自己公司的一个车间设在村内。这个时候,桥头胡街道党工委的书记应国邦恰好来村里,谈及情况,倡导发展民宿和农家乐,以盘活生态环境、农房、农产品等闲置资源,正好说到林光成的心里,两人一拍即合。于是,艰难的说服推广工作正式开始,就连打头阵的五户党员干部户,也有想不通和怨言。比如因为装修不合规范,被要求多次返工,还有对前景看淡者。然而,这五户最终成功了,县旅游部门不断牵线搭桥引进客源,乡亲们纷纷学样,将原先已建的别墅楼房改造成民宿和农家乐。一年下来,仅此一项的利润总量就有2000多万元。在家门口致富的村民梦里也笑出声来。双林终于立在汶溪边上了。

  这一晚,我就住在双林村。躺在床上,我想起林光成说的一句话:“我是党员,党员就是为人民服务的。我是本地人,我的祖宗坟墓都在这里,我治理自己的村,有正统感和责任感。”我继而想,双林人,谁让你拥有了一双慧眼?别的地方都被工业文明代替了,这里依然保存着生态和民俗,得像珍爱自己的眼珠子一样珍爱它,这可是祖宗留给双林人的金饭碗。

  听了一晚的溪水声,公鸡啼叫的时候,我醒来,想听听当年方孝孺诗中所说的杜鹃声,却没听见。才想起,杜鹃是春鸟,日子刚从正月走过来,现在还是早春。听村里人说,山上的杜鹃花开了,杜鹃鸟才“啾啾”叫起来,可好听了。

  《光明日报》( 2017年03月17日 15版)

[责任编辑:孙宗鹤]

手机钱柜娱乐老虎机

钱柜娱乐老虎机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钱柜娱乐老虎机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钱柜娱乐老虎机邮箱 | 网站地图

钱柜娱乐老虎机版权所有

  1. 光明日报客户端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