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娱乐老虎机图片库

“拍照吧少年”行摄游记:寻觅山城街头的市井之气

来源:光明图片 发布时间:2018-01-11

  “拍照吧少年”是由新浪图片主办的公益性摄影工作坊,面向热爱摄影的年轻人招募学员,挖掘的学员已逐步成长为中国摄影新秀力量。第五季“拍照吧少年”在中国农业银行的大力支持下,扬帆启动。经过一个月的征集,本季活动从两千余名年轻人中甄选出16名优秀学员,分为4组,从11月16日起,分别前往乌鲁木齐、重庆、上海、厦门,各自跟随导师开启5天的高能摄影之旅。

  在中国,很少有哪座城市像重庆这样,容纳了如此多的矛盾性和多样性——摩天大厦与吊脚楼、巴蜀文化与“去四川化”、码头和工业重镇。几位青年摄影师跟随导师王远凌、导师助手田凯,各自用镜头记录了这座矛盾而多元的城市。

  (以下内容为导师助手田凯的自述)

  2017年11月,新浪图片和中国农业银行组织的“拍照吧少年”摄影工作坊活动开始了。作为重庆导师的助手,我负责配合学员在山城重庆找寻各种拍摄地。

  对于初来乍到的学员,要他们在短时间内构架好一个摄影项目,其实是很有难度的。入眼的一切都是新鲜的,有的学员刚开始很难找到灵感和创作的头绪。导师了解到学员的情况以后,规划了几条线路让我带着学员去转转,兴许能有些不一样的感受。

  那几天重庆的天气并不是特别明媚。整个天穹有些阴沉,地面上湿漉漉的,雨水的痕迹依然十分显眼。但这样的天光十分适合拍摄,就好像有一个巨大的柔光箱罩在城市上空。街边的绿植,来往的车辆和行人,以及独具山城特色的建筑都有一种“空山新雨后”的清新感,我一下子觉得喜欢上这种感觉了,于是就写下了这篇游记来记录“拍照吧少年”活动中看到的不一样的重庆。

  路线1:李子坝——抗战遗址公园——二厂

  隔天一早,我从较场口站乘轻轨2号线和嘉陵江结伴而行,来到李子坝站。

  在轻轨里还未察觉,出站后下意识回头一看,才惊觉刚刚乘坐的轻轨竟直愣愣地开进大楼里去了。这一站点本身就是一栋大楼。我在路边想多等几趟列车进站,看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就是山城的立体交通:头顶高架的轻轨、身边疾驰的汽车、江流里驶过的行船,它们构建起一副魔幻的山城景象。轻轨在这里穿楼而过,在地面上举头望去,无论看多少次,还是会觉得惊奇。

“拍照吧少年”行摄游记:寻觅山城街头的市井之气

李子坝轻轨站照片李子坝轻轨站照片

  这里并不是重庆的繁华地段,大片的绿荫中可以看到一栋栋居民楼,我朝着左边走一段路就到了李子坝抗战遗址公园。

  在李子坝这一片有很多的历史建筑,例如国民参议院旧址,历史名人故居以及博物馆。抗战遗址公园里的那些建筑被保护得很好,大部分已经作商用,它们外观精致典雅,在静谧的绿荫中十分惹眼。公园里有不少锻炼身体的老人,还有一两个疯跑的孩子,哈哈的笑声不绝。我在里面大略地转了一圈,总觉得这些建筑好看是好看,但是始终无法给我强烈的刺激。

“拍照吧少年”行摄游记:寻觅山城街头的市井之气

“拍照吧少年”行摄游记:寻觅山城街头的市井之气

李子坝公园照片李子坝公园照片

  从公园出来以后我沿着桂花园路、嘉陵新路向鹅岭崖头而上。这是一条坡度极大的之字形道路,又窄又弯,确实是一条有年头的道路了,两旁的民居楼沿路修建在山崖上。楼群重重叠叠,在路边休憩的人们在这一片鲜有外人打扰的地方舒舒服服地聊着天。然而在这些民居中也有很多有来头的老建筑,有据说当年给美国士兵居住的屋子,还有隐藏的十分严密的孙科公馆。

  孙科公馆也被称为“圆庐”,想找到它得费一番功夫,我问了不少老居户才在一个老社区里找到它。

“拍照吧少年”行摄游记:寻觅山城街头的市井之气

  圆庐是孙科的一栋带有圆形舞厅的二层小别墅。它起初坐落在这片山头上,后来被悉数修建的民居楼房遮挡,在这个小角落里经过了数十年的风雨。最早这是当时上流人士聚会社交的地方,经过社会和时间的变迁,现在透过那些墙面上的斑驳和大量的生活痕迹,还是可以窥见当初那个时代的一丝风华。不过可惜我不能进去仔细看,只好围着它转,挨个窗户里都打量一番,还是让我觉得可吁可叹。

  接下来,我在街边的一家小面馆里休息了一阵。老板的重庆话说的很快,而我说的话老板似乎也是一知半解,吃过以后我笑着和老板告别,继续顺着嘉陵新路这条山道向上走。在健康路乘829路公交车可以直接在二厂文创公园门口下车。站点叫做“印制二厂”。

  重庆鹅岭印制二厂成立于1953年,这里曾是重庆的彩印中心和西南印刷工业的彩印巨头,抗战时期是民国印钞厂。50年代至70年代,重庆几乎所有彩色的纸片都是二厂印刷的。二厂文创公园位于鹅岭正街1号,是废弃的重庆印制二厂厂区改建而成的。

“拍照吧少年”行摄游记:寻觅山城街头的市井之气

二厂照片 

  而现在,二厂变成了一片众多咖啡店、小酒屋、点心铺、手工艺品店汇集的文创园。这里不时还有一些展览,人流众多,不少房子因为是旧厂改造,在采光上有一些小瑕疵。而我发现来这里的多以年轻人为主,他们也并不以消费为主要目的,而是以老旧的厂房、小巷和楼梯作为背景来拍照。看起来,这里更吸引人的是这种怀旧的风格,但是对我来说还是有很强的距离感。

  我没有多停留,也没有去临近的鹅岭公园和佛图关,而是直接去了鹅岭1号线轻轨站,打算去重庆的百年老宅看看。

  路线2:湖广会馆——谢家大院——长江索道——东水门大桥

  从鹅岭到小什字,1号线的轻轨上人们摩肩擦踵。因为小什字是终点站,人很多,赶着上下班高峰期这里会很拥挤。

  我从5号站口出来,顺着新华路没走多久就看到了长江索道的售票处。据说,这条索道已经运行了近30年,联通渝中区和南岸区,属于山城立体交通体系里最具特色的一种。从2001年至今,这条索道已经在12部电影里露过脸了。记得《疯狂的石头》开篇就是在这里拍的。每当旅游旺季来临,排队买票的人可以排出近100米的长队。

  

“拍照吧少年”行摄游记:寻觅山城街头的市井之气

长江索道

  索道的票价20元单程,30元往返,来去大概要10分钟左右。它的安全系数很高,单日运输人数在1万人次左右。索道里人们都很兴奋。不过一开始这是被用来当交通工具的,人们曾排队坐索道过江。一来一去把重庆的高楼老宅,江景码头都一览无余。从缆车上可以很清楚看到东水门大桥下一片黄房子,那就是湖广会馆。

  

“拍照吧少年”行摄游记:寻觅山城街头的市井之气

湖广会馆照片

“拍照吧少年”行摄游记:寻觅山城街头的市井之气

湖广会馆照片

  湖广会馆一问之下才知道已经有300年历史,它是一片古建筑群的统称,里面有禹王宫、广东公所等古建筑群,重庆本地人说这是因为以前张献忠屠川后大量外来人口进川后修建的。我来的时候这里正在翻修,要在2019年打造成另外一个文创产业园。我沿着黄色的外墙走了走,走到了它的后面,谢家大院。

  现在这里已对外开放,进去后发现是全木制结构,进门就是“侯门似海”的感觉。房屋两厢两层,大厅空高近10米,屋内廊柱全是喜庆的朱红油漆,门梁和檐角镂雕,贴金线金箔。据说,谢家主人属于开明士绅,曾将一个儿子送到法国学建筑。因此,谢家大院是一朵建筑艺术的奇葩,具有极高文物价值,至今常有国内外建筑艺术家和摄影爱好者慕名前来探访。

“拍照吧少年”行摄游记:寻觅山城街头的市井之气

谢家大院照片

“拍照吧少年”行摄游记:寻觅山城街头的市井之气

谢家大院照片

  而今谢家大院里则是修缮后的气派模样,跟我预想里的完全不一样。一楼的房屋变成了文创产品、高端家具、艺术书店、咖啡、茶艺、休闲酒吧的集会地。里面的商品看着都很精致,因为没有接待人员,我没有细看。总觉得这里古香古色的木制建筑会是摄影爱好者的心头之好,但是我依然没有找到感觉。

“拍照吧少年”行摄游记:寻觅山城街头的市井之气

东水门大桥照片

  从谢家大院出来后,天色已晚了。

  走了一天,看过了历史古建,现代的文创公园,虽然都是我之前未曾料想到的,可是我心里的距离感还是没有消减半分,现在想起来,总还记得中午吃面时老板的方言,问路时本地人的热情。或许是因为这些建筑里我没有察觉到人的气息吧。天气又冷起来。我向着东水门大桥走了一会,就向解放碑的方向走去。

  路线3:解放碑——国泰大剧院——好吃街

  夜晚这附近依然车水马龙,因为靠近商圈,人也很多。沿着地图的指示方向走了大约20分钟,我就看到解放碑了。

  

“拍照吧少年”行摄游记:寻觅山城街头的市井之气

解放碑照片

“拍照吧少年”行摄游记:寻觅山城街头的市井之气

国泰大剧院照片

  解放碑一直是重庆上城区的商业中心,之前听导师介绍说,曾几何时解放碑还是这里最高的建筑物,现在它的周遭已经围满了擎天大楼。这一带步行街里藏着目前西南地区最高的大楼,还有外型最抢眼的国泰大剧院,而解放碑下拍照的人一年四季都是那么多。我路过的时候看了看他们,外地的游客,本地的学生,还有贩卖玩具的小贩,非常的热闹。

“拍照吧少年”行摄游记:寻觅山城街头的市井之气

好吃街照片

  而我则直奔八一路的好吃街而去,这里是小吃名街,烧烤肉串、特色美味铺满街边。

  最后,饥肠辘辘的我坐在一家烧烤店里,等待着大饱口福。

  看着外面络绎不绝的人群,人声鼎沸,叫卖不绝。这样热热闹闹的场景可能从古至今一直都存在吧。从清明上河图里描绘的闹市街区开始,在人流汇集的地方人们的选择最多,最享有自由也最遵守规矩。我想整个城市里真正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是那些或悠闲的、或忙碌的人们。虽然这次学员们来到重庆,被要求从一种自己陌生的新视角来创作、挑战自己,然而能打动他们的,依然还是重庆那份市井之气。这一天下来,小伙伴们应该有信心跟王远凌老师好好商量一下,在他们的心里的陌生感似乎逐渐退去,对这座城市,在每个人心中都找寻到了一份熟悉的暖意。

[责任编辑:李运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