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脱实向虚要“多设路标少设路障”

2017-03-21 09:44 来源:解放日报 
2017-03-21 09:44:43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澍

  作者:中国浦东干部学院教务部主任、教授 何立胜

  当前,加快实体经济转型升级,面对的一个主要挑战是脱实向虚。一段时期以来,面对经济运行中遇到的困难以及生态环境方面的压力,有地方政府和实体企业认为搞制造业没有出路,甚至把制造业等同于“夕阳产业”;还有人觉得工业化任务已经完成,现在应当“退出制造业”; 还有的不顾经济发展阶段与实际条件,热衷于资本运作,开银行、办信托、炒股票,通过炒热房地产来聚集资本资源,导致了重虚轻实、脱实向虚的问题。对此,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不仅没有回避,而且明确地提出要“防止脱实向虚”。那么,如何才能把实体经济“做实”呢?

  找出实体经济“瘦”的症结

  导致脱实向虚的问题,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从微观经济来看,因实体经济供给结构与需求结构存在脱节之处,导致从事一般制造业的企业经营成本优势削弱。这表现为劳动力成本、环保成本快速上升,而土地使用成本、资金成本等居高不下。企业经营成本升高导致实体企业盈利逐渐下滑,企业负担压力增大。从事实体经济的企业为了应对成本攀升、盈利下降,其经营活动往往选择减少、终止投资,或转行进入房地产、金融类行业,或加杠杆扩大生产规模以实现薄利多销。大致来看,民企多选择前者,因为民企融资成本高,难以加杠杆;国企多选后者,因为融资成本相对低,杠杆敏感度低,同时还要承担稳增长的任务。

  从一般制造业来看,随着时代变迁、技术革新、产业更替与需求结构的变化,制造业分化加速,从规模扩张逐渐转向结构调整,从低端制造逐渐转向高端制造。一般制造业已经走过高毛利时期,加之一些具体行业的产能过剩,导致相关企业出现亏损。同时,一些发达经济体促使高端制造回流、一些发展中国家利用成本优势争夺中低端制造转移,这使得我国面临“双向挤压”的挑战。

  从地方政府行为来看,在环境约束强化或“一票否决”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如果还希望追求GDP增长的速度、规模,通常不是选择去做实体经济,而是通过提供使用土地优惠、退税等手段竞相引进或培育虚拟经济,如金融企业、投资公司或房地产企业等。这些行业相对来钱快,且在金融或资产泡沫的助长下,容易让投资者短期获得高额收益,由此产生的示范效应又会引导更多资本进入,从而对其他产业发展形成“挤出效应”。

  总体来看,成本因素、产能过剩、自身升级困境与资产泡沫等因素,导致实体经济尤其是一般制造业难以获得平均利润率。有企业家抱怨“为银行打工”,这或多或少反映了实体经济之“瘦”与虚拟经济之“肥”。只要实体企业盈利持续下滑的状况没有根本改变,那么资本投资实业的意愿就很难得到提升,脱实向虚的压力就会更大。

  用创新推动“老树发新芽”

  在全球分工体系中,中国被誉为全球制造业中心或“世界工厂”。实体经济是强国之基,制造业是立国之本。振兴实体经济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大主要任务,是夯实国家竞争力的基础,也是开展国际竞争与合作的根基。振兴实体经济的当务之急是加快转型升级,提升相关产业或企业的利润率。

  第一,强化重点领域或关键环节的技术开发,提升产品与服务质量。

  要以技术的群体性突破引领新兴产业发展,促进传统产业的改造提升。德国制造业之所以长盛不衰、“日本马桶盖”之所以走俏,与它们的制造业掌握大量核心技术有关,与这些国家高度重视实体经济是分不开的,与一代代人的传承密不可分。

  从综合配套的角度来看,振兴实体经济需要财政、资金、产业政策的支持与引导。从微观角度来看,要调动企业的积极性,一个可行的路径是以消费品标准和质量的提升,倒逼制造业精益生产、提供高品质的商品和服务,促进“中国制造”发生品质革命。其基础又在于塑造两种精神,即企业家精神和工匠精神。

  第二,主战场在制造业,路径是结构升级优化,核心是创新发展。

  要通过结构升级优化提高劳动生产率,按照生产要素相对价格变化和比较优势变化方向实现产业结构调整。其中,除了加快发展新兴产业,重要的是用创新推动传统产业“老树发新芽”;鼓励多种形式的创新,让民间资本有更多的投资渠道,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

  要通过结构升级优化和市场公平竞争,提升制造业的产业集中度,促进大中小企业形成专业化分工协作的网络体系,形成完整高效的产业供应链,打造具有世界竞争力的产业价值链,助力步入全球产业价值链的中高端。为此,需要继续完善社会主义市场体制,优化市场要素配置环境,重点是强化企业的创新主体地位、保护企业家的创新收益。同时,实施企业制度驱动与组织模式创新,以实现更低成本、更便捷服务、更快速反应,进而满足市场需求、适应市场竞争。

  第三,顺应产业变迁趋势,促使制造业升级向形态高级、分工复杂的阶段演进。

  历史证明,旧经济低迷往往孕育着新经济的可能。当前,对于那些能在逆境中保持增长甚至爆发强大生命力的制造类企业,应当通过拓展产业价值链,提升产业附加值,运用产业政策、金融工具等方式,助其转型升级。政府可以设立产业发展基金,开展“互联网+”集群行动,推进传统产业实施技术改造、智能改造、绿色改造等。

  发展以制造业为核心的实体经济,绝不是再回头去搞低端制造业,而是要通过淘汰落后产能,实现传统企业、传统产业改造升级;通过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更加适应市场需求的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等等。

  制造业本身要有自信、有定力,要以变求变,有效利用“互联网+”更好地提升自己,积极利用虚拟经济更好地壮大自己。我们完全可以期待,一个完整的现代制造和工业体系,如果能够实现智能化跃进,其释放的新动能将是不可限量的。

  第四,“放水养鱼”,降低经营成本;加强产权保护,提振民企发展信心。

  所有成本的上升,都会侵蚀实体企业的利润空间。有些企业消化不了,就难逃破产淘汰的命运;有些企业虽然勉强维持,也会处于持续亏损状态。当前,我们要采取有效措施消解土地使用成本,解决好劳动力成本、融资成本、物流成本居高不下的问题,消化原料、能源与环保成本变化快的因素,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这是关系实体经济生存的重大问题。

  具体来看,要以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为重点,合理降低企业税费负担,有效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进一步降低企业用能、用地成本,较大幅度降低企业物流成本,提高企业资本周转效率,鼓励引导企业内部挖潜。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支持有发展前景和生存欲望的实体企业进行技术改造、设备更新并加大研发投入。

  要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激活民间投资,给民间主体的投资行为以安全性保证,让民间主体愿意投资。首先要营造产权保护的社会氛围,增强政府的契约意识,完善民营企业公开、公正、公平参与市场竞争的制度环境。其次要让实体经济能够获得行业的平均利润,增强其投资和创新的积极性。最后要打破“玻璃门”,实现公平准入,推动实施金融服务与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等领域的部分市场开放、产权开放,促进民间投资政策落细、落地与完善,做到“多设路标,少设路障”。

[责任编辑:李澍]
  1.   希望随着全民阅读的推进,能够看到更多人在书房、茶馆、公园等各种场合,安静地、幸福地阅读,空气中弥漫着纸质书微香的味道。【详细】

      一个能办5年的节目、一个能让过气歌手突然回春的节目、一个能让小众歌曲流行于大街小巷的节目、一个能打造偶像的节目,是《我是歌手》在热搜上的传说。但对于《歌手》的持续生命力,笔者觉得有点不容乐观。【详细】

  2.   这两次重要讲话,清晰的阐述了我国网络强国战略目标的政策方针和发展方向,为我国网信事业的发展指明了工作重点和前进的方向。【详细】

      “一带一路”光明谈本期特邀北京语言大学党委书记、国家语委原副主任李宇明教授和商务印书馆总编辑周洪波先生两位专家,一同为我们擘画“一带一路”建设的语言版图。【详细】

手机钱柜娱乐老虎机

钱柜娱乐老虎机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钱柜娱乐老虎机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钱柜娱乐老虎机邮箱 | 网站地图

钱柜娱乐老虎机版权所有

  1. 光明日报客户端
立即打开